山西科普网

激发绿色新动能要靠产业支撑、技术驱动

作者:科技日报 发布日期:2020-08-06 浏览37次

“绿色发展正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重要的新动能,在‘十四五’期间应总结经验,把握机遇,尽快确立起绿色发展的基本框架,前瞻性的推广绿色技术,全面推动发展方式的转型。”

  如何打开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之间的通道,推进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近日,在生态环境部宣教司、中宣部理论局、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2020年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研讨会上,专家们提出,绿色发展正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重要的新动能,在“十四五”期间应总结经验,把握机遇,尽快确立起绿色发展的基本框架,前瞻性的推广绿色技术,全面推动发展方式的转型。

  应对疫情冲击,率先实现绿色复苏

  山西省右玉县地处山西和内蒙古交界地,位于沙漠的边缘,通过坚持不懈的防沙和改善生态,全县林地面积从解放初期的8000多亩增加到169.9万亩,林木绿化率由不足0.3%提高到现在的56%。2020年以来,右玉县依托新技术、新材料,提升扬尘治理科技含量,截至今年6月,PM10和PM2.5分别同比下降32.6%和25.2%,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

  右玉县只是各地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案例之一。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GDP达到99万亿元,比2013年增长68.3%。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以年均2.74%的能源消耗支撑了GDP年均6.95%的增长,同时,生态环境质量总体保持稳定,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更加协调。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说,绿色发展在应对疫情冲击、经济复苏和高质量发展中至关重要。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恢复总体上符合预期,有些方面是超预期的,二季度实现了3.2%的增长,下半年有可能达到6%左右。

  “我国有效应对疫情冲击在全球率先恢复增长,在坚持绿色发展上表现出远见和定力,争取实现绿色复苏为全球疫后经济复苏和发展起到示范作用。”刘世锦说,应强化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的绿色内涵,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提升建筑能效。支持绿色就业,实施劳动密集型的生态公共工程,在刺激消费中重点鼓励绿色消费。

  能源基金会会长邹骥表示,疫情发生后提出的新基建,既是挑战更是机会,新基建不再是大兴土木+水泥、玻璃等高能耗项目,而是注重绿色发展。比如在建设新农村安居工程时,采用分布式的可再生能源,利用风光多能源互补系统,获得优质能源。

  现阶段我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的是结构性潜能,结构性潜能是指我国作为一个后发经济体,在技术进步、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升级、城市化进程等方面的发展潜能。刘世锦说,目前,我国新涌现的潜能,与发达国家同步,有可能并跑甚至领跑的潜能是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最近我们已注意到欧盟经济刺激方案中,特别强调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认为是两大支柱,这是全球范围内前沿性的新潜能。从我国来讲,有先进理念支撑、超大规模市场等重要条件,完全有可能形成新的竞争优势,不仅能够对我国追赶进程提供支撑,也可以引领全球范围发展方式的转型。”

  构建生态产业体系,推动绿色转型

  进入盛夏时节,祁连山区绿树成荫、山花烂漫、彩蝶飞舞。祁连山是我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黄河流域重要水源产流地,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在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

  护区成立之后,由于存在大量的探采矿、水电和旅游项目,保护区内生态环境局部恶化。

  甘肃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肖铮说,2017年中央通报了祁连山生态环境的问题,给甘肃一个警醒和教训。甘肃出台了关于构建生态产业体系推动绿色发展崛起的决定,建设了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题的生态经济体系,建立了总投资9400亿元的项目库,其中环保项目207项、419.4亿元,设立总规模2000亿元的绿色生态产业发展基金,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目前,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内144宗持证矿业权已全部退出,25个旅游设施项目完成差别化整改,整治任务按期完成。

  据统计,2019年,甘肃省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循环农业等十大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8%,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23.7%。同时,大气、水环境质量均达到“十三五”以来的最好水平。

  甘肃还加快实施两江一水区域综合治理规划、生态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规划、祁连山综合治理规划,全省湿地面积稳定在169.39万公顷,草原面积达到1787万公顷。肖铮说,甘肃的生态系统稳定性不断增强,严格环境准入管理,为高质量发展预留绿色空间。

  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孙金龙说,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要把优美的生态环境作为党和政府必须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让人民群众在天蓝、地绿、水清的环境中生产生活,不断提升优美生态环境给人民群众带来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

  推广较为成熟、效益明显的绿色技术

  河南省新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国土面积83%是山区。新县县长夏明夫说,新县有一家上市企业,生产传统的中药材片剂和器械。环境污染攻坚战打响以来,新县制定相关政策,引导企业绿色化发展、智能化发展、高端化发展。于是,该企业把燃煤锅炉全部换掉,产能落后的生产线全部推掉,打造全产业链。2019年实现产值21.34亿元,纳税将近3个亿;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建立了芍药等中药材种植基地2100亩,提高效益的同时实现了精准扶贫。

  正是通过倒逼企业适应绿色发展要求,目前,新县已有绿色工厂两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7家,科技型中小企业18家,环保、节能、富民成为企业的“高频词”。

  刘世锦说,绿色发展的一个重要支柱就是推广绿色技术。“传统的工业化发展方式转向绿色发展方式,从根本上说要靠绿色技术驱动,推动绿色发展,绿色城镇化是主要载体。城市建设有很强的刚性,一旦选择错误,纠错成本极高,甚至不可能纠错。因此,必须前瞻性的推广使用较为成熟,可带来明显经济社会效益的重大绿色技术。”

  绿色技术是指降低能耗、减少排放、改善生态环境的技术。据初步测算,2015年至2019年,我国万元GDP水耗从88.6立方米下降到67立方米,下降24%;万元GDP能耗从0.923吨标煤下降至0.802吨标煤,下降15%,资源产出率提高了约27%。

  刘世锦说,还应重视绿色技术的全生命周期评估,形成从设计到报废各阶段的绿色收益和成本的全面评估方法,综合考虑提质增效,减排降成本的生产可行性、经济合理性和使用的可接受性。“在应对疫情冲击、恢复经济和培育新动能的过程中应将绿色技术推广放在优先位置,开展绿色技术推广应用示范城市的建设。各级政府主要在节能减排、安全和必要的技术标准上进行管理和约束,如何使用绿色技术应由企业和其他相关市场主体自主决定,进而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和做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