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科普网

破解“种牙贵”难题,从集采开始

作者:科技日报 发布日期:2023-02-01 浏览478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技耗分离、种植体系统集中带量采购、牙冠竞价挂网等形成了种植牙专项治理“组合拳”,在一定程度上优化了种植牙耗材的供应结构,有利于国产种植体生产企业的销售和研发,促成了符合市场竞争规律和群众预期的合理价格。

  “不看牙,牙疼;看完牙,心疼”牙病患者的这种感觉有望成为历史。近日,口腔种植体系统集中带量采购在四川开标,39家企业产品拟中选,拟中选产品平均中选价格降至900余元,平均降幅达55%。再加上此前《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价格专项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专项治理通知》)对于种植牙服务费用的调控,使得种植一颗牙的费用有望由数万元降至几千元,让人们实现“种牙自由”。那么,种植牙为什么一直这么贵?如何破解“种牙贵”?带着这些问题,科技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有关专家。

  材料进口、技术门槛高导致“种牙贵”

  “为了保障种植牙的成功率,要让种植体‘锚定’牙槽骨,形成牢固的骨结合,整个种植过程环环相扣。”1月28日,参与集采的民营医疗机构、威海华怡口腔负责人周小东告诉记者,种植牙本身的技术门槛相对较高,因此收取的医疗服务费也较高。

  “目前种植体的价格从三四千元到一两万元不等。”周小东说。之所以价格存在差异,一方面与材质有关。目前的种植体一般可分为钛锆合金、四级钛、四级冷作钛、五级钛等。“四级冷作钛是目前市场上相对较好的材质,可以满足大部分人‘用上十来年’的需求。”周小东解释,四级冷作钛是在四级钛的基础上进行冷加工处理,经过处理后既保留纯钛生物相容性,又达到五级钛的机械强度,坚固不易折裂,性能优于四级钛和五级钛。因此选择四级冷作钛材质的种植体价格就会高一些。此外,种植体的品牌不同也会导致价格差异。目前来看,进口品牌占据了市场主体。同国产品牌相比,进口品牌价格较高。

  可见,大多数材料来自进口以及技术门槛高是种植牙价格昂贵的部分原因。

  “三步”挤掉泡沫、以量换价

  国家医保局价格招采司司长丁一磊解读《专项治理通知》时表示:“为回应广大人民群众对降低种植牙医疗费用的诉求,我们创新性地开展了种植牙全流程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控。”

  国家医保局在解读《专项治理通知》时指出:群众对口腔种植“天价收费”、宣传虚假补贴、用低价广告欺骗患者、用“好处费”“介绍费”买卖客源等问题反映强烈。

  在专项治理中,曾经名目众多、雾里看花的种植牙收费渐渐规范化、透明化。通过专项治理,种植牙行业逐步实现更好评价、更好计价、更好监督的“阳光医疗”模式;医疗机构也走上了通过透明价格、优质服务、规范管理、良好口碑等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技耗分离是专项治理的第一步。分离后,消费者种植一颗牙的费用非常明确地分为了三个部分,即种植体耗材、牙冠耗材和医疗服务费用。国家医保局通过对公立医院设定调控目标,引导市场收取医疗服务费不超过4500元/颗。

  收费名目的透明化挤掉了因获客竞争等市场行为带来的价格泡沫。过去医疗机构通过打包价收费,从种植牙材料和供应链差价中牟利的方式不再行得通。

  2023年1月11日开标的种植体系统集中带量采购,是破解“种牙贵”的第二步。这次被称为“史上最难”的集采最终平稳落地,平均中选价格降至900余元,平均降幅55%。集采汇聚了全国近1.8万家医疗机构的287万套种植体系统需求,约占国内年总量的72%。专家表示,民营医疗机构和企业均积极参与,中选产品丰富,可有效满足临床需求。

  以价换量对于种植体的生产企业来说,不仅通过“预售”模式节约了营销成本,更重要的是占据了不小比例的市场份额。

  民营医疗机构也乐见其成。周小东说:“种植牙整体采购成本的降低,对民营医疗机构降低采购成本、降低种植牙的市场定价等有着积极意义,也会激发医疗机构提高效率、优化流程的积极性,通过自身实力的提升谋发展。”

  牙冠竞价挂网将成为破解“种牙贵”的第三步。《专项治理通知》明确,牙冠制作的翻模精修、扫描设计、打印切削、烧结上釉、上色调改等具体操作作为成本要素计入种植牙牙冠价格。四川医保局将于近期对牙冠组织竞价挂网,形成牙冠价格的参照系,其他省份做好价格联动,以点带面,促进牙冠价格阳光透明。

  让我国种植牙业态逐步走向成熟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种植牙专项治理“组合拳”一定程度上优化了种植牙耗材的供应结构,有利于国产种植体生产企业的销售和研发,形成了符合市场竞争规律和群众预期的合理价格。

  一个逐步走向成熟的种植牙业态应该是什么样的?总体来说,它应该既让产品和服务回归合理价格区间,又助力企业和新技术的创新发展;它应该既兼顾人才的培养,也探索居民医疗费用保障的合理方式。

  据介绍,以往种植牙一直被列入医疗美容范畴,整个过程的费用均不在医保报销目录内。目前,浙江、安徽、内蒙古等地正探索将种植牙纳入医保。周小东说:“我们咨询了内蒙古各市、盟的医保局,以锡盟为例,种植牙以门诊统筹的方式接入医保。种植牙纳入医保,起到了减少患者医疗总费用的积极作用。”

  “由于价格的大幅下降,很多以前因为经济原因而未接受治疗的群众,现在都能承担得起种植牙治疗的费用。”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据估算,口腔种植体系统费用的降低将带来国内种植牙数量的增长。

  面对即将到来的蓬勃市场,我国需要培养更多优秀的牙医。

  “种植牙虽然是局麻小手术,但手术效果和种植牙的使用寿命与医生的技术有直接关系。”周小东解释,和其他学科的主刀医生一样,牙医也要在临床实践中增长“经验值”,医生的临床经验越多、技术越好,患者种牙后的咀嚼力、舒适度越好,种植牙使用寿命越长。

  技术创新是一个行业生机蓬勃的关键要素。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种植科主任满毅告诉记者,通过引入数字化导板技术、数字化导航技术、智能化机器人种牙技术等科技手段能让种植体植入更加准确,减少手术的时间,甚至能完成一些常规不能完成的病例治疗。

  尽管起步较晚,多家国内高新技术企业也开始进入种植体生产领域,并成为集采中选企业。随着国内消费群体的增加、市场进一步成熟,包括种植牙材料在内的国产高值医用耗材也有望获得更多用于临床的机会。

分享到: